科普如何讓科學家不“失語”

      每年的兩會上,科普推廣都是科教界人士關心的話題之一。然而,強調科學家應主動增強科普意識的建議,并未受到足夠的重視。

  有科學家坦言,國內當前的科研政策和評價體系從根本上并不支持他們這么做。其實,從對比中我們可以發現,在美國,科學傳播是科研工作者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內容。首先,一個科學研究領域要想在當年獲得政府更多的資金支持,必須以實際行動說服國會議員對其進行投票支持,而科普是讓議員們以及他們背后的選民更多地了解該科研領域并使科研團隊獲得信任的重要途徑。其次,美國大部分研究資助機構都會明確要求申請的研究項目須包括科普部分,例如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要求向社區民眾及中小學生傳播與該研究項目相關的科學知識。

  事實上,制度層面的要求和支持很大程度上可以幫助構建學術圈做科普的良好氛圍,而這正是國內科學界所缺乏的。由此帶來的后果是,一部分科學家本身并沒有主動做科普的習慣。而在下一代的教育中,如果中小學生沒有看到榜樣的力量,那么當他們成為科學家時,對于自己的角色定位也依然停留在完成科研任務上,科普意識的缺失將會一直延續下去。

  即便如此,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國內一些學術“大咖”始終在傳遞科學與理性精神的道路上奔走呼告。在學術圈,他們被稱為一群有人文主義關懷的科學家,他們更看重科學對“人”的自我發展的重大影響。這也意味著,科普的根本動力來自科學家的人文素養,但對于一些年輕的學者來說,這個凡事都追求速度和結果的時代,并不利于人文精神的自我養成。

  普利策獎得主、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賈雷德·戴蒙德曾寫過非常著名的、也被稱為“人類大歷史三部曲”的科普巨著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崩潰:社會如何選擇成敗興亡》和《第三種黑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事實上,他最初只是跨膽囊流體輸送生理學專業的學者,但如今人們提到他,想到的卻是當代少數幾位探究人類社會與文明的思想家之一。

  他將自己從寫作僅面向一小部分學術專業人士、關注狹窄課題的專業論文,向寫作旨在面向專業人士與普通受眾、關注較大課題的著作的改變,看成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轉型。他希望人類能夠從過往中汲取教訓,以便為下一代構建美好的未來。

  顯然,人文素養的提升不可能在朝夕之間完成,但改變的前提是,我們已經選擇了要努力這樣做。

(原文作者:胡珉琦 載于《中國科學報》,配圖:亞納米化學成像翡翠卟啉風格,作者為人文學院王國燕和周榮庭老師)


【小編語】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在科普事業上亦有突出貢獻,除了大家熟知的方舟子(原名方是民,858校友)、姬十三(果殼網CEO,原名嵇曉華,968校友)外,小編來為大家捋一捋,如有遺漏歡迎補充。

  中國科大科普工作成績斐然,連續多年被評為科普工作先進集體。中國科大科普工作最早起步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此后連續多年舉行的學??萍蓟顒又苤?,全校上下重視科普,積極投身科普,科普工作不斷得到創新和深化。學校組織了講師團和博士生報告團,深入安徽各地舉辦不同層次的科普講座;每年的科技活動周更是是科普的重頭戲,師生參與踴躍;假期的“文化、科技、衛生”三下鄉活動到安徽各地,特別是貧困地區,進行科普宣傳活動;建設“網上科技博覽館”,所有選題、組稿、編輯均由研究生擔任,不斷貼進新的內容,且圖文并茂。學校利用現有資源研制開發科普展品,為社會上的科普工作服務,在蕪湖科普產品博覽會上中國科大被授予了最高組織獎——特別貢獻獎。

  我國科普產業誕生于安徽,發展于安徽,安徽首次提出發展科普產業理念,首個科普產業博覽交易會、首家省級科普產品工程研究中心、科普文化產業協會都在安徽。2013年10月8日上午,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管理學院科普產業研究所正式揭牌,該所借助于中國科大科技創新的優勢和管理學院的專業優勢,深入探索科普產業的本質、規律與發展趨勢,并為政府和企業提供政策和智力支持。

  在人文學院,設有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學傳播研究與發展中心,聚焦“科學傳播”這一新興的交叉學科,圍繞科學傳播理論技術體系、科學傳播實踐評估方法、科學傳播政策咨詢應用科學傳播中高端人才培養等學術方向進行系統研究。該院下設科技傳播與科技政策系(25系),為我國科學傳播事業培養了大量可用之才。25系歷經科技情報與編輯(1980年代)、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及編輯出版(1990年代)、傳播學(2003年)等名稱調整,發展為全國培養科技傳播學士、碩士、博士最多、經驗最豐富的專業基地之一。



92彩票|官网登录